這兩天代同一個班級的課,班上有幾個男孩子很皮,就連上課的時候都照樣吵個不停,說也說了罵也罵了,依然故我。
  我氣到沒話說,終於祭出他們老師的法寶--籐條,掃了幾下他們的屁股,又叫他們下課到我這來聽訓話,不准去玩,才讓他們上課安靜下來。

  但我當晚回想起來,依然忘不掉他們聽訓時的神情:氣憤、煩躁、不耐煩、無所謂、......,站在導師桌旁扭頭看著窗外,身體如同蟲子一樣扭動,不屑的撇著嘴角,像是被迫聆聽著什麼噪音似的...


  而我心裡想的,卻是他們被我打了以後,到底知不知道為什麼會被我打?
  被打以後會不會很痛?有沒有傷痕?會不會難過?


  也許是因為六年級了吧,班上某部份的人已經快要進入半國中生的狀態:

  自以為是的無知、莫名奇妙的自大、不屑一切的愚蠢、不分輕重的玩笑


  我其實蠻擔心的,雖然他們只是隱隱有些樣子浮現,可是我極力地避免他們朝這個方向走,因為萬一升了國中,性格定形以後,那就真的沒救了。
  
  後來我發現寫聯絡簿給家長看,似乎是個有效的方法,至少他們現在還會怕家長。我會試著與他們溝通(威脅?),希望他們來學校不只腦袋要塞些知識回去,心裡也要裝一點有意思的東西。
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阿武那 的頭像
阿武那

阿武那的部落格

阿武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